人人都道彼得大帝之伟大却鲜有人知道他站在了谁的肩膀上

1676年,彼得大帝的父亲——沙皇阿列克谢一世去世,彼得大帝的异母哥哥——费奥多尔三世继位。

加冕礼上,一个面色苍白、虚弱不堪的15岁少年被人用特制的椅子抬了进来。这就是新沙皇:自幼多病,患有坏血症(罗曼诺夫家族有罕见的慢性坏血症的病史),而且不能自己走路。在他登基时,很多人几乎毫不隐瞒地说:“他活不长。”

然而,谁能料想到:正是在这个体弱多病的沙皇治下,俄国发生了很多开创性的大事。一系列的改革措施为俄国的现代化奠定了基础,为日后彼得大帝的改革提供的样板和蓝图。

费奥多尔自幼受到良好的教导,真正接受了当时所谓的百科全书式的教育。他的老师是著名学者西梅翁·波洛茨基,是俄国17世纪启蒙运动和神学拉丁化的倡导人之一。

在波洛茨基的影响下,受到西式教育的费奥多尔思想开明、意识超前。他精通神学、哲学、演说术、诗歌,流利地掌握波兰语、拉丁语,还通晓古希腊文。费奥多尔有着丰富的音乐藏书,很会唱歌,并拥有作曲天赋。

费奥多尔从小受到西方风尚的影响,想要打破俄国所有过时、多余的东西,引进西方新的、有用的东西。但实际上,他无法掌权。

由于生病,费奥多尔大部分时间都不得不休养,有时病重卧床,经常半年不离病榻,几乎从未出过宫。渐渐地,统治权掌握在大贵族手中。直到一位年轻女子的出现。

年轻的沙皇爱上了聪慧勇敢的阿加菲娅·格鲁舍茨娅,为了娶到心爱的姑娘,他第一次独立做出决定、采取措施,不再任由摆布,并在随后的年月中,逐渐掌握了成年沙皇的所有权力,步入盛年。

自诩“温和君主”的费奥多尔下定决心要活下去,与命运抗争——是时候开始他的统治了。

在位的五年里,他着手推行了一系列经济、行政、司法、军事和教育改革,试图带领俄国与西方接轨。

紧接着开始军区改革。整个国家,除了西伯利亚和伏尔加河沿岸地区,分为9个军区。从每个军区的居民中征兵,组建独立军团。20年后,彼得大帝在此基础上建成了帝国的新型军队。

为了消除不公平,恢复了受理诉状衙门的工作。任何等级和阶层的人都可以向特别法院控诉,甚至向沙皇本人。费奥多尔取消了一系列有可能致残的体罚措施,比如砍掉手、脚、手指,取而代之的是流放西伯利亚。这样国家积累了健全的劳动力,由此开始开垦乌拉尔以外大量荒芜的土地。

取消门第制度,废除了以出身定官爵的做法。个人的功绩和沙皇的意见成为主要标准。“只要伟大的君主下令,任何人可以担任任何职位。”在主教的见证下,在皇宫前,费奥多尔郑重地烧毁了职官录,里面记载了关于所有贵族家族的资料。

筹划建立俄罗斯的第一所高等学府——斯拉夫-希腊-拉丁学院。这是一所欧式学校。

在宫廷中推行波兰风。皇后阿加菲娅是俄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允许在宫中和正式场合穿着欧式服装的皇后。在阿加菲娅的带动下,宫中侍臣和大臣们也开始脱下长袍,改换欧式短装,很多大臣还剃掉了络腮长胡子,改留欧式的小胡子或者干脆把胡子剃光。

很多人对彼得大帝亲自动手给大臣剃胡子的行为印象深刻。他还推出了“胡须税”,只有神职人员和缴纳胡须税的人才能蓄胡子。达官贵人的胡须税为每年600卢布,仆人和马夫每年30卢布。而事实上,第一个倡导剃掉胡子,穿着欧洲服装的沙皇是费奥多尔三世。只是手段不像彼得大帝那样强硬。

建立伊久姆防线,构筑起俄国的南方长城,由此最终保障了俄国南部边境的安全。遏制了侵扰,沃土得以开垦,为国家提供了丰富的物资,同时也减轻了俄军南翼防御压力。

从此,费奥多尔三世时代的俄国西南部边界变为第聂伯河-伊久姆一线。当俄国实力扩张到了第聂伯河与顿河下游一带时,下一个目标就是获得通往黑海的出海口,这样首先要打通通往亚速海的通道。而在北方,俄国要想获得通往波罗的海的出海口,则必须击败欧洲强国瑞典。

尽管在费奥多尔三世时期,俄国尚无此国力,却为继任的沙皇们拓宽了想象、画出了蓝图。俄国必定要突破目前作为一个内陆国家的局限。未来彼得大帝加强海军、挑战瑞典、迁都圣彼得堡的重大举措,在费奥多尔三世时代找到了源头。

费奥多尔紧锣密鼓地推进他的改革,然而上帝留给他的时间却不多。心爱的皇后死于难产,刚出生的王子比母亲仅多活了6天。费奥多尔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种打击,他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没多久,他就去世了,不到21岁。

费奥多尔三世本可以成为真正开明伟大的君主,并带领俄国走上现代化的道路。他具备担此重任的所有条件——教育、意志、性格,所有的一切,除了健康。

之后,他那体格强健、同样意志坚定,性格却粗暴严酷的弟弟接过了他未完成的一切,以摧枯拉朽的劲头,把俄国带上了欧洲强国之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