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DPOY!斯马特为后卫代言:防守明星有心得

当爵士输掉了近10场比赛的7场,当76人过去7场比赛5次失分在114分以上,你还会把两位全明星中锋戈贝尔和恩比德的名字,写在“2021-22赛季最佳防守球员”的选票上吗?

作为当今NBA防守最好的后卫之一——或者没有之一——凯尔特人的马库斯斯马特认为,年度最佳防守球员的奖项应该归自己所有。当然,有这种想法的外线球员不止他一个,比如太阳的四年级侧翼米卡尔布里奇斯,毕竟他可是新科常规赛冠军的外线大闸。只不过从NBA历史角度看,布里奇斯尤其是斯马特,想如愿以偿并不容易。

自1982-83赛季设立最佳防守球员奖项迄今,只有一名控卫当选:1995-96赛季的加里佩顿。那一季“手套”不仅场均2.9次抢断领跑全联盟,还带领超音速取得了61胜21负的佳绩,仅次于72胜公牛排名联盟第二。和前辈比起来,斯马特无论个人数据(场均1.7次抢断,排名联盟第7)还是球队战绩,都有着不小距离。至于得分后卫虽然曾经5次当选,但自1987-88赛季的迈克尔乔丹之后,就再无人问津此奖项了。换句话说,最佳防守球员设立后前6年,得分后卫拿了5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014-15赛季、2015-16赛季连续两次当选的卡瓦伊莱昂纳德,被认为是NBA历史上防守最好的小前锋。他和2003-04赛季当选的步行者队小前锋阿泰斯特,是过去1/4世纪仅有的两位当选的非四、五号位球员。本赛季,NBA会选出第三位吗?

在评选最佳防守球员时,NBA似乎存在着明显的位置倾向:中锋们已经先后25次当选,另外三个当选的大前锋加内特、德雷蒙德格林和字母哥,也经常出现在五号位。在斯马特看来,这实在太不公平,联盟并没有把奖项颁给防守最好的那位球员,而是习惯性颁给防守最好的那类球员。

“我不是想从大个子们那里拿走什么,守护禁区确实是比赛里非常关键的一环。”日前接受采访的斯马特坦言,“但作为后卫,我们在对手进入禁区前做了很多工作……干扰对手投三分,干扰对手急停跳投,让他无法在最擅长的投篮点出手。”

自从在凯尔特人坐稳主力位置,球队战绩也稳中有升,斯马特就是最佳防守球员的有力争夺者之一,但从来不是最大热门。传统中锋泰森钱德勒、小加索尔、诺阿、戈贝尔,全能大前锋格林、字母哥,以及他们的后辈热火中锋阿德巴约、灰熊大前锋贾伦杰克逊,往往成了更多数人的选择。

作为近来防守端风头最劲的球员,已经三次获奖的戈贝尔认为,近年来愈发流行的小球打法,让防守端能独当一面的大个子愈发难求。“现在有许多非常优秀的后卫,防守非常出众的后卫……有时候人们很难理解这点,但当我投入比赛,我只会为球队着想。我觉得有时候我们太过于关注个人对位了。”

另一位有能力当选最佳防守球员的中锋恩比德的说法,和戈贝尔异曲同工。“中锋的呼喊可以覆盖整个球场。他们知道即将发生什么,然后喊出战术。这是一贯的打法,也是最佳防守球员评选总是垂青大个子的原因。”

有大个子稳守禁区的球队,可以在外线防守时扑得更凶猛,即便对手突破第一道防线,也会被补防的大个子干扰。截至上个月打完,本赛季NBA共有139名球员在防守端干扰对方出手在500次以上,凯尔特人中锋罗伯特威廉姆斯在降低对方有效投篮命中率上高居第一,戈贝尔排名第二。考虑到爵士外线防守比凯尔特人差不少,戈贝尔的数据含金量颇高。法国人在场上时,对手在禁区内的投篮命中率仅为19%,比他下场后降低了5%。恩比德则在场均协防次数上领跑联盟,达到20.8次。

“因为你能够看到整个球场,所以在防守端,中锋是最重要的位置。”恩比德说。

不过,外线球员也有自己的观点:昔日四大中锋攻防互怼的场景,已经一去不复返;越来越多NBA球队都是外线球星做核心,所以他们才承担着防守对方头号得分手的重任。绝大部分时间里,盯防库里、东契奇、特雷杨的不是戈贝尔或恩比德,而是斯马特或布里奇斯。如果三分线外不设防,对方用三分球可能就收割了胜利,光守住禁区又有什么用呢?

“你必须给予防持球人的球员以更多认可和爱。”布里奇斯说,“防守哈登、杜兰特、欧文、库里、东契奇这些家伙可不容易。评委肯定想象不到尽可能保持最佳防守位置有多难,而且你还不能有太多身体接触,因为裁判会吹你犯规。这些核心后卫和侧翼个个才华横溢。”

数据显示,半场防守时,布里奇斯面对入选2022年全明星的那些球员时,防守效率和平均每100回合失分都稳居联盟前五。“你必须给予40分钟里都在盯防对手的那些球员以足够的赞美,他们每场比赛都是这么做的。”

斯马特提出的另一个观点是:最好的防守球员得是个多面手,可以防多个位置,可以防有球和无球……“让我们想想,作为后卫,尤其是身处一支注重防守、经常换防的球队,你可能会防遍对手的每一名球员。事情就是这样:当你看到最佳防守球员得主,那意味着场上的五个位置他都能防。我丝毫没有不尊重戈贝尔,但他确实防不了全部五个位置。我能做到,而且一直都是这么干的,还干得不错。”

数据显示,本赛季斯马特在换防对手持球人时,平均每回合只让对手得0.87分,比联盟平均值低0.07分。考虑到他的换防次数高居联盟前三,还能保持如此效率非常难得。队友威廉姆斯评价道:“自从我进入联盟,就一直和他并肩作战,他做了些什么我都看在眼里。他的表现也激发了我的活力,我想跟着他一起,在防守端给予对手足够侵略性。我想把这个习惯保持下去。所以,他会得到我的选票。无论你打的是什么位置,如果你能够对比赛起到最大的影响,就应该当选最佳防守球员。好好看看斯马特在场上做了些什么吧。”

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戈贝尔的教练斯奈德,多少有些挑事儿。没有人比斯奈德更清楚,法国人在爵士防守体系里有多重要。尤其将更多攻强守弱球员排进阵容后,就愈发依赖戈贝尔保持防守的基本盘。斯奈德说,最佳防守球员应该颁给在防守端持续且高效影响比赛走势的那个人。

当然,斯奈德对斯马特也不吝溢美之词,虽然凯尔特人后卫比戈贝尔矮25厘米,轻18公斤,但对比赛的影响力同样非常大。“看看斯马特的尺寸、力量和速度,他不是个盖帽高手,不过能够做到一些效果类似的事,他在防守端绝对有威慑力。感觉就像今年超级碗赛场上的洛杉矶公羊队角卫贾伦拉姆齐。对手根本不想把球往他驻守的那块区域扔……斯马特的全能性也是独一无二的。”

其实,无论是大个子继续在最佳防守球员评选时延续强势,还是侧翼甚至后卫异军突起当选,都无法一下子改变两方及其支持者的理念分歧。

“作为大个子,你可以同时影响场上许多球员。作为后卫,做到这点难度更大。”戈贝尔如是说。

“我的态度是,如果只是单纯的考虑影响力,外线球员绝对有资格参选最佳防守球员。”斯马特如是说。

不出意外,年龄仅相差一岁的戈贝尔vs斯马特,在未来几年仍将在这个奖项上展开激烈竞争——那么,就让嘴仗打得更猛烈些吧!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