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之所以没有所成就是因为从不专注吗?

冯唐在他《有本事》这本书中,这样定义成功:“所谓秘诀无非就是,知道自己是块什么材料,爱做什么事儿,能做什么事儿,然后不急不慢地做一辈子。”

问题是,我们大多数人并不能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对于能做什么事,定义总是别人来下。专注到“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更不是我辈所能所想的。

我们只是凡夫俗子,虽然渴望有些成就,免于离世前的遗憾。无奈,每时每刻都要忙于应付外界的各种干扰。

一边忙着完成上司交待写计划、报告之类的任务;一边手机闪着微信提示,马上拿起回复。又想起“双11”的购买帐单还待确认,顺手又点开支付宝。

我们每天都会进行着多任务操作,参加多种活动。看起来忙忙碌碌,却常常在入睡前感觉没做什么事情,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整个世界好像串通好了,要一致阻碍我们的专注力。这种生活状态下,若是我们还能取得一星半点的成就,那简直是奇迹。

最终,我们因无法专注而将自己万丈雄心湮没于荒芜的野地里,空留惶惶躯壳晃荡于吵闹的人世间。

好绝望啊,难道成功是专门为少数人定义的吗?这部分少数人他们究竟哪里做到了我们无法做到的事情呢?

所有名人的励志故事中,海伦.凯勒的故事最是家喻户晓。你会认为,正因为又盲又聋,才能让她专注的去做一件事情。世上身体残疾之人不在少数,为什么只有海伦.凯勒成了19世纪盲聋女作家、教育家、慈善家、社会活动家?

海伦.凯勒离我们有点远了,我的亲戚家有个男孩子,现在上海交大上大二。三年前,他本是清华大学的一名学子。因为身体原因,被迫退学。他用一年的时间,治疗和复读,又以优异成绩考上上海交大。

我发现他和其他孩子的不同之处,学习时异常专注。专注到每次学习忘了时间,被父母从书桌旁硬拽到楼下休息片刻。要知道,大多数孩子是被父母硬逼到书桌旁的。两下一比,立见高下。我们之所以活成大多数人,也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有数据分析说,未成年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注意力的集中程度不断地会上升。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上小学、初中、高中时的课时只有45分钟,而到了大学,课时是100分钟。

人的注意力通常只能保持15分钟的活跃期,久了会产生疲惫、分散。但遇到感兴趣的事情,就会非常专注。说到底,专注一定是要以热爱为前提的。

我们有幸赶上了一个可以让我们才能尽情施展的多彩时代。工人专注于制造,会成为工匠。农民专注于劳作,会成为某某大王。普通人专注绘画、雕刻、剪纸等,也会成为民俗艺术家。科技、航天等领域,更为青年人的热爱和梦想提供了广阔向舞台。

《专注:把事情做到极致的艺术》的作者:亚当.格雷萨认为,大脑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只有一次专注一件事,才能在充满干扰的世界,不浪费人生。

人生很短,如白驹过隙。且不说每日要为三餐忙活,一地鸡毛的日常也让人心力交瘁。眼睛一睁一闭,这一生也就这么过去了。再不情愿,再多憾恨,也没有人可以从头来过。

与其坐等那天的到来,不如现在就想想如何取悦自己。只要对自己留心,总会找到喜欢做的事情。每天抽一小时,那怕什么也不做,冥想也能带来精神的富足。最起码,你的人生还没有浪费的那么彻底。

如果有人能一生专注于对理想的不离不弃,无论身处何种环境,做什么工作,都会成就一番事业,成为人类历史长空中最耀眼的那一颗星。这是人人都有的梦想,可惜,做到的还只是那少数几个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